从前,有一户人家:一个老爷爷,一个老婆(pó)婆,还喂着一头黑脊(jǐ)背、白胸脯的小胖驴。
        山上住着一只老虎,山下住着一个贼(zéi)。老虎嘴馋,一心想着吃这头小胖驴;贼手痒,一心想着偷这头小胖驴。
        一天晚上,下着蒙蒙小雨。老虎来了,贼也来了。老虎用爪在墙壁上抓,贼用手在屋顶上挖,不一会儿,墙被老虎抓了个窟窿,屋顶被贼挖了个窟窿。老虎钻进驴圈,贼也正想往下跳。忽然,老爷爷和老婆婆在里屋说起话来,老虎和贼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。
        老爷爷说:“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响?”
        老婆婆说:“唉!管他狼哩,管他虎哩,我什么都不怕,就怕漏!”
        老虎趴(pā)在驴圈里想:“翻山越岭我什么都见过,就是没见过‘漏’,莫(mò)非‘漏’比我还厉害?”
        贼蹲在屋顶上想:“走南闯北我什么都听说过,就是没听说过‘漏’,莫非‘漏’比我还厉害?”
        老虎吓得浑身发抖,贼听得腿脚发软。贼心里害怕,脚下一滑,扑通从屋顶的窟窿里跌下来,正巧摔到虎背上。老虎未料到房上会有东西掉下来,心想:“坏事,‘漏’捉我来了!”撒腿就往外跑。
        贼栽得晕(yūn)头转向,一摸是个毛乎乎的东西,心想:“坏事,‘漏’等着吃我哩!”拼命抱住虎脖子不敢松手。
        老虎驮着贼,贼骑着老虎,跑哇,跑哇,累得老虎筋都快断了,颠(diān)得贼骨头架都快散了。跑着跑着,雨大了起来。前边有棵歪脖老树,老虎想:“‘漏’真厉害,像粘胶(jiān)一样,贴住我了。到树跟前,得把它蹭(cèng)下来,好逃命。”
        贼也想:“‘漏’真厉害,旋(xuàn)风一样,停都不停,一定是驮到家再吃我。到树跟前,得想法蹿(cuàn)上去,好逃命。”
        到了树跟前,老虎把身子一歪,贼顺势一纵(zòng),蹿到树上。老虎一边往前跑一边想:“终于甩掉‘漏’了!”贼一边往上爬一边想:“终于甩掉‘漏’了!”
        雨越下越大。
        老虎被雨一淋,清醒了许多,想想不甘心,还是要回去吃驴,就转身往回走。
        贼被雨一淋,清醒了许多,想想不甘心,还是要回去偷驴,就下树准备往回走。
        老虎走着走着,走到了歪脖老树跟前。贼又冷又饿,正在下树,抬头看见走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心想:“‘漏’又来了,这下我可活不成了!”他赶忙往树梢上爬,总嫌(xián)离地太近,紧爬慢爬,咔(kā)嚓(kā)一声,树枝断了,一个倒栽葱摔了下来,顺着山坡往下滚。
        老虎正走着,见天上掉下个黑乎乎的东西,响声又这么大,心想:“‘漏’又来了,这下我可活不成了!”赶紧逃跑。下过雨的山坡又湿又滑,老虎腿一软,顺着山坡往下滚。
        老虎和贼一齐滚下了山坡,浑身粘满泥水,撞在了一块儿。他们俩对看了一眼,同时惊恐地大

喊:“‘漏’哇———”然后都吓昏了过去。

        天快亮了,小胖驴在驴圈里安安稳稳地吃着干草。
        老爷爷和老婆婆从炕(kàng)头上坐了起来。滴答,滴答——他们抬头看看屋顶——唉, 说怕漏,偏就又漏雨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