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次上图画课,老师把两个杨桃摆在讲桌上,要同学们画。我的座位在前排靠(kào)边的地方,讲桌上那两个杨桃的一端正对着我。我看到的杨桃根本不像平时看到的那样,而(ér)像是五个角的什么东西。我认认真真地看,老老实(shí)实地画,自己觉得画得很准确。
        当我把这幅画交出去的时候,班(bān)里几个同学看见了,哈(hā)哈大笑起来。
       “杨桃是这个样子的吗?”
       “倒(dào)不如说是五角星吧!”
        老师看了看这幅画,到我的座位上坐下来,审视(shěn shì)了一下讲桌上的杨桃,然后回到讲桌前,举起我的那页(yè)画纸,问大家:
       “这幅画画得像不像?”
       “不像!”
       “它像什么?”
       “像五角星!”
        老师的神情变得严肃(sù)了。半晌(shǎng),他又问道:“画杨桃画成了五角星,好笑吗?”
       “好——笑!”有几个同学抢(qiǎng)着答道,同时发出嘻(xī)嘻的笑声。
        于是,老师请这几个同学轮流坐到我的座位上。他对第一个坐下的同学说:“现在你看看那杨桃,像你平时看到的杨桃吗?”
       “不……像。”
       “那么,像什么呢?”
       “像……五……五角星。”
       “好,下一个。”
        老师让这几个同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然后和颜悦(yuè)色地说:“大家发现了吗?看的角度不同,杨桃的样子也就不一样。当我们看见别人把杨桃画成五角星的时候,不要忙着发笑,要看看人家是从什么角度看的。”
        老师的教诲(huì)让我终生难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