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句辨析和改正是在全国各地各考区都会涉及的题型,修改的过程往往是简单的,病句辨析真正的难点在于准确地辨别出句子的错误在哪里,因此有难度的考法采用客观题的形式,从四个句子中选出唯一一个正确的。我们无法准确的辨别句子的正误,源于我们说话的习惯。出国游玩的时候,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,外国人讲英语的时候似乎也不会句句都符合语法。生活中的说法,其实是有很多错漏的。只是我们平时说话时,讲究的是意思的传达,句法上不够完美,但意思传达到了就好了。在辨析病句的时候,我们要摒弃这种思维,从句子结构、成分的角度来入手。

句子由简到繁,能出现的纰漏当然也是由少到多,我们先来看看最简单的句子。

自然与人,随风生长。

这个句子中的主语是“自然”和“人”,谓语是“生长”,状语是“随风”。说自然界的风雨可以吹拂并使得自然事物发荣滋长当然是正确的,但稍有生活常识的我们不难发现,一阵风,就可以让我们长大吗?由此我们在最简单的句子中,遭遇了最简单的语病——主谓搭配不当。如前文所述,一个句子中的主语或谓语都可以不止一个,相互之间也可以存在一对象统帅多对象的关系,如例句中,就是两个主语共同统帅一个谓语。命题者为了麻痹学生,通常会将数个主语或谓语搭配在一起,仅在其中一组主谓关系中设置搭配不当的错误。因此,当句子中出现多个主语或谓语的时候,我们需要格外注意它们之间的搭配关系。这种设题的思路,在稍后要提到的动宾搭配问题和主宾搭配问题中也是适用的。

我喝饭,吃水。

上述例句虽然篇幅比第一个例句短,但从句子主干成分的角度来说,却是更为复杂的。因为句中的谓语是由他动词来充当的,句子也就需要承受他动词的第三个成分——宾语——的介入。然而,我们很容易就会发现,句子中的谓语和宾语是不搭配的,这是随着句子的复杂化而出现的第二个语病——动宾搭配不当。简单的句子很好看出来,那么复杂的句子呢?

这部由第六代导演执导的青春片,表现了主人公坚守梦想的成长故事。

分析这句话的主干成分可以得知,该句子的主语是“青春片”,谓语是“表现”,宾语是“故事”,光看主干的话很容易就能发现,我们不会使用“表现故事”这种搭配,这个句子就犯了动宾搭配不当的错误。从这个句子中我们得到的另一个收获是,绝大多数病句辨析中的病句,都是由一个错误的句子改变而来的。审读可能有语病的句子,应该以句子的主干成分为切入点。审读句子的必要成分是否齐全,各必要成分之间是否相互搭配,就能将句子化简,并分析出潜在的语病。除了主谓关系和动宾关系之外,句中的主宾关系也同样可能出现问题,来看下面的例句。

每年入春时,凤鸣湖公园总是一片姹紫嫣红美不胜收的景况。

在这个句子中,主语是“凤鸣湖公园”,那么谓语是什么呢?

由“是”来引导的判断句、陈述句。

在现代汉语的句子中,常有表示判断或陈述的句子,句子中有一个被我们称为“判断动词”的词语——是。总体看来,因为这个词被算作动词,所以,现代汉语中的判断句和陈述句,将这个词作为整个句子的谓语。因此,在上述例句中,“是”是谓语,“景况”是宾语。句子的主干被提取为“凤鸣湖公园是景况”。这显然不是一个表意准确清楚的句子。且这个句子的问题就在于主宾搭配不当。由此我们还要知道,由“是”引导的判断句或陈述句,是主宾搭配不当这一语病的高发区。

另一方面,阅读古汉语所写成的文言文是,我们会发现,古代人很少使用判断动词,而是将判断句处理成一个句式,如:

陈涉者,阳城人也。

句中的“者……也”连用的句式,被认为是判断句的标志。如果用这句话的意思来分析的话,“陈涉”是被说明的对象,而真正说明了陈涉是什么、怎么样的部分不是“者……也”,而是“阳城人”。因此就古代汉语的表达而言,在“我是老师”这个句子中,“老师”才是“我”的谓语。

清楚两种划分标准的来由,并能在不同时期的文字中灵活运用,才能更好地分析句子的成分。

修饰语的顺序问题

现代汉语句子中常见的修饰语是定语和状语,这些修饰语通常是由一个词或词组来充当,但随着二表意需要的不断扩展,定语和状语的内容也愈发丰富起来。各类不同意义的词、短语之间的顺序也有了明确的规定。具体情况参见以下两个例句。

堂吉诃烦(主语)是(谓语)我们学校的(表领属或处所的定语)一位(表数量或次序的定语)有丰富教学经验的(由动宾短语充当的定语)年轻的(由形容词充当的定语)语文(由名词充当的定语)老师(宾语)。

堂吉诃烦(主语)为表感谢(表目的或原因的状语)昨天(表时间的状语)在电台(表地点的状语)多次(表次数或频率的状语)诚挚地(表情态的状语)为木杳生老师(表对象的状语)点(谓语)歌(宾语)。

在这里需要专门说明的是状语。状语通常是由副词和介宾短语来构成的。首先要知道什么是介宾短语。介宾短语是由一个介词加上一个名词或代词构成的短语。那什么是介词呢?识记这个概念需要古代汉语常识的辅助。凡是“以”“为”“于”这三个文言词语的现代汉语意思,所对应的词语,通常都是介词。这三个文言字词也是最为常见的文言介词。至于副词,我们完全不用花费任何精力——凡是可以充当状语,而又不是介宾短语的语言单位,自然都是副词了。

多重否定、重复累赘、逻辑顺序、双向表达和主语一致性的问题

以上的几种情况都是比较特殊且容易判断的语病。多重否定主要是要看清楚否定词的层次,特别需要注意是一些不含“不”字,却表达了否定的意思。重复累赘可参见附录的重复累赘示例。除此之外,句子的表达要符合日常生活中的逻辑,用逗号分别的前后分句主语要一致。

句子成分和语病的基础知识不仅可以用在病句辨析、修改的试题中,还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文言文中的一系列语言现象,总而言之,是基础、必要、重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