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海底两万里》:快速阅读
        范尔纳预言的实现似乎还远远没有到头,但我们面对这一切,已经惊讶不已,难怪乎有人断言:“二十世纪的一切努力都不过是把凡尔纳的预言变为现实的过程而已。”——徐知免
        他的积极方面包括对科学的可能性的痴迷追求,对活生生的地理学的一往情深、对自由的始终不渝的向往和对受压迫者的无限同情、对他生活的时代的政治现实的洞察,以及对一个好故事的孜孜以求。——奥尔迪斯
        曾经有这样一个人:
        在人类还没有发明电报的时候,他小说中的人物已经在用电报传递信息;
        在人类还没制造出飞机的时候,他小说中的人物已经驾驶直升机来往;
        在人类还没有着手登月工程的时候,他小说中的人物已经坐在一颗大炮弹里,被巨炮发射到月球上;
        …………
        这个人就是儒勒•凡尔纳(1828——1905)。他是法国著名的科幻和探险小说家,创作了许多科幻小说,其中的科学幻想如今大部分已变成现实,因此被人们誉为“科学时代的预言家”和“现代科学幻想小说之父”。
        《海底两万里》是凡尔纳的“海洋三部曲”之一,也是他的代表作。小说讲述了一个神奇的故事:一位叫尼摩的船长驾驶自己设计制造的潜水艇“诺第留斯号”,在大海中自由航行。而事实上当时人类还没有发明如此先进的潜艇,更没有人潜入过深海底部,这不过是凡尔纳的幻想。小说设想了潜水艇的强大功能,描绘了奇幻美妙的海底世界,体现了人类自古以来渴望上天下海、自由昂翔的梦想,也显示了作者非凡的想象力。
        反对殖民压迫也是这部小说的重要主题。主人公尼摩船长不仅是献身科学的探索者,同时也是英勇顽强、反对一切压迫和殖民主义的战士。在他的身上,体现了作者对科学、社会正义和人类平等的不懈追求。

 

读书方法指导
        快速阅读是一种基本的阅读技巧,可以帮助我们尽快地把握全书的内容。特别是像《海底两万里》这样的科幻小说,往往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,有扣人心弦的悬念,读者很急切地想知道故事或者人物的结局,这时不妨采取快速阅读的方式,先把小说读完再说。
        快速阅读的能力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,需要在平时的阅读加以训练。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。
        1.集中精力,专心致志。要全神贯注地读,尽快弄清作品中发生了哪些故事,有哪些人物等,对小说有个概括的了解。
        2.以默读为主。要培养默读的习惯,并达到一定的速度。初一阶段,阅读一般的现代文每分钟应不少于400字。同学们不妨拿《海底两万里》中的某一章做一个试验,测测自己的阅读速度到底是多少。
        3.眼睛的视域要宽。读的时候尽量不回视,尽量扩大扫视的范围,在短时间内可能多的内容收揽眼底。可以从少到多进行扩大视域的训练,如从一眼扫几个字过渡到扫一行字,再从一行字扩大到多行或者全段,这样速度就能不断提高。
        4.善于抓住书中的关键信息和主要线索,有所取舍。如《海底两万里》中的尼摩船长,是全书的核心人物,也是故事发生、发展的关键,对涉及他的语段就需要格外关注。而对文中大段的景物描写、知识介绍,或暂时不能理解的内容、不认识的生字词,可以先跳过去,回头再根据需要和个人兴趣补充阅读。

 

精彩选篇
        这个小房子,说得正确些,就是诺第留斯号的军火库和储藏衣服的地方。墙上挂着十二套潜水衣,等待海底散步者穿戴。
        尼德•兰看到这些潜水衣,觉得十分讨厌,不愿意穿。
        “你可知道,老实的尼德•兰,”我对他说,“那克里斯波岛的森林是海底下的森林!”
        “好嘛!”鱼叉手失望地说,因为他吃鲜肉的梦想幻灭了,“阿龙纳斯先生,您自己也要套进这种衣服里面去吗?”
        “当然,尼德•兰师傅。”
        “先生,您高兴穿您就穿吧!”鱼叉手耸一耸肩说,“我可不干。除非强迫我,否则我决不套进里面去。”
        “人家并不强迫你穿,尼德•兰师傅。”尼摩船长说。
        “康塞尔也冒这险去打猎吗?”尼德•兰问。
        “不管到什么地方我都跟着先生去。”康塞尔回答。
        两个船员,遵照船长的嘱咐,走上来帮助我们穿这些不透水的、沉甸甸的衣服;衣服是用橡胶制成的,没有缝,可以承担强大的压力,不受损伤。应当说这是一套又柔软又坚固的甲胄。上衣和裤子是连在一起的;裤脚下是很厚的鞋,鞋底装有很重的铅铁板。上衣全部由铜片编叠起来,像铁甲一般保护着胸部,可以抵抗水的冲压,让肺部自由呼吸;衣袖跟手套连在一起,很柔软,丝毫不妨碍两手的运动。
        那些不完备的有缺点的潜水衣,例如十八世纪发明的被人称赞的树皮胸甲,无袖外罩,入海衣,藏身箱等,跟我们眼前这套完美的潜水衣比较,实在是太阳相形见绌了。
        尼摩船长、他的一个同伴(一个臂力过人,像赫克留斯一般的大力士)、康塞尔和我,一共四个人,全都穿好了潜水衣。现在只要把我们的脑袋钻进金属圆球中,我们就算装备完了。但是戴上金属圆球之前,我要求尼摩船长给我看一看我们要带的猎枪。
        诺第斯号船上的一个船员拿一支很简单的枪给我看。枪托是钢片制的,中空,体积相当大,是储藏压缩空气的容器,上面有活塞,转动机件,便可以使空气流入枪筒。枪托里面装了一盒子弹,盒中有二十粒电气弹,利用弹簧,子弹可以自动跳入枪膛中。一粒子弹发出之后,另一粒立即填补,可以连续发射。
       “尼摩船长,”我说,“这只枪十分好,并且便于使用。我现在真想试试它。不过我们怎样到海底下去呢?”
       “教授,此刻诺第斯号搁浅在海底下十米深处,我们只待动身出发了。”
       “我们怎样出来呢?”
       “您不久就知道。”
        尼摩船长把自己的脑袋钻进圆球帽子里面去。康塞尔和我照着他的动作,各自戴上圆球帽。我们又听到加拿大人讽刺地对我们说了一声“好好地打猎去吧”。我们潜水衣的上部是一个有螺丝钉的铜领子,铜帽就钉在领子上。圆球上有三个孔,用很厚的 玻璃防护,只要人头在圆球内部转动,就可以看见四面八方的东西。当脑袋钻进圆球中的时候,放在我们背上的鲁格尔呼吸器,立即起了作用;就我个人来说,我呼吸很顺利,没有困难。
        我腰间挂着兰可夫探照灯,手里拿着猎枪,准备出发。但是,说实在的,穿上这身沉甸甸的衣服,被铅做的鞋底钉在甲板上,要迈动一步,也是不可能的。
        但这种情形是预先料到的,我觉得,有人把我推进跟藏衣室相连的一个小房子中。我的同伴,同我一样被推着,跟着我过来。我听到装有阻塞机的门在我们出来就关上,我们的周围立刻是一片漆黑。
        过了几分钟,一声尖锐的呼啸传进我的耳朵。我感到好像一股冷气,从脚底涌到胸部。显然是有人打开了船内的水门,让外面的海水向我们冲来,不久,这所小房子便冲满了水。在诺第留斯船侧的另一扇门,这时候打开来了。一道半明半暗的光线照射我们。一会儿,我们的两脚便踏在海底地上。
        现在,我怎能将当时在海底下散步的印象写出来呢?像这类神奇的事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!就是画笔也不能将海水中的特殊景象描绘出来,语言文字就更不可能了。
        尼摩船长走在前面,他的同伴在后面距离好几步跟随着我们。康塞尔和我,彼此紧挨着,好像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金属外壳交谈似的。我不再感到我的衣服,我的鞋底,好像空气箱的沉重了,也不觉得这厚厚的圆球的分量,我的脑袋在圆球中摇来晃去,像在它的核中滚动一般。所有这些物体,在水中失去了一部分重量,即它们排去的水的重量,因此我进一步了解了阿基米德发现的这条物理学原理。我不再是一块呆立不动的物体,差不多可以说能够运动自如了。
        阳光可以照到洋面下三十英尺的地方,这股力量真使我惊奇。太阳光强有力地穿过水层,把水中的颜色驱散,我可以清楚地分辨一百米以内的 物体。百米之外,水底现出天蓝一般的渐次晕淡的不同色度,在远处变成浅蓝,没入迷糊的黑暗中。真的,在我周围的这水实在不过是一种空气,虽然密度较地上的空气大,但透明的情形是跟地上空气相仿。在我头上,我又看见那平静无波的海面。
        我们在很细、很平、没有皱纹、像海滩上只留有潮水痕迹的沙上行走。这种炫人眼目的地毯,像真正的反射镜,把太阳光强烈地反射出去。由此而生出那种强大的光线辐射,透入所有的水层中。如果我肯定地说,在水中深三十英尺的地方,我可以像在阳光下一样看得清楚,那人们能相信我吗?
       我们踩着明亮的沙层走动,足足有一刻钟;它是贝壳变成的粉末构成的。像长长的暗礁一样出现的诺第留斯号船身,已经渐渐隐没不见了;但它的探照灯,射出十分清楚的亮光,在水中黑暗的地方,可以指示我们回到船上去。人们只在陆地上看见过这种一道道的十分辉煌的白光,对于电光在海底下的作用,实在不容易了解。在陆地上,空气中充满尘土,使一道道光线像明亮的云雾一样;但在海上,跟在海底下一样,电光是十分透亮的,一点也不模糊。
        我们不停地走动,广阔的细沙平原好像是漫无边际。我用手拨开水帘,走过后它又自动合上,我的脚迹在水的压力下也立即就消失了。
        走了一会儿,看见前面有些东西,虽然形象仅仅在远方微微露出,但轮廓已清楚地在我眼前浮现。我看出这是海底岩石前沿好看的一列,石上满铺着最美丽的形形色色的植虫动物,我首先就被这种特有的景色怔住。
        这时是上午十点。太阳光在相当倾斜的角度下,投射在水波面上,光线由于曲折作用,像通过三棱镜一样被分解,海底的花、石、植物、介壳、珊瑚类动物,一接触被分解的光线,在边缘上显现出太阳分光的七种不同颜色。这种所有浓浓颜色的错综交结,真正是一架红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的彩色缤纷的万花筒,总之,它就是十分讲究的水彩画家的一整套颜色!看来实在是神奇,实在是眼福!我怎样才能把我心中所有的新奇感觉告诉康塞尔呢!怎样才能跟他一齐发出赞叹呢!我怎样才能把跟尼摩船长和他的同伴一样,利用一种约定的记号来传达我的思想呢!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,所以我只好自己对自己说话,在套着自己脑袋的铜盒子里面大声叫喊;虽然我知道,说这些空话消耗的空气恐怕比预定的要多些。
(节选自《海底两万里》,中国青年出版社1961年版。曾觉之译)

 

自主阅读推荐
阿西莫夫《基地》
        你幻想过人类乘着先进的太空船,在具有高级智能的机器人的帮助下,向其他星球“移民”的场景吗?到那时,人类社会将演进到怎样的形态?人类自身将会有怎样的变化呢?美国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在他的三个重要小说系列——“机器人系列”“银河帝国系列”“基地系列”中,以深邃的历史洞察力,将科学知识与人文关怀、对未来科学发展的想象和对人类文明进程的沉思结合起来,试着回答这些问题。这三个系列的小说彼此关联而又相对独立,时间跨度以万年计,展现了一幅幅奇伟瑰丽的未来图景。
       《基地》是“基地系列”的第一本,包含五个在时间上前后相继的故事,描绘了在遥远的未来,当“银河帝国”步入暮年,即将衰亡之际,以谢顿为首的一群“心灵史学家”在帝国边缘建立基地,以保存人类文明,为迎接未来的复兴做准备的初期过程。在这曲折的过程中,基地上的人们历经多次危机,但都凭借智慧和勇气化险为夷。这也正寄寓了阿西莫夫对人类未来的深刻思考和莫大信心。
J.K.罗琳《哈利•波特与死亡圣器》
        翻开这本书,你的身份就变成了“麻瓜”。
        无疑,这是一个魔法的国度:壁画中的人物可以打牌聊天,城堡的楼梯能够调转方向,书本可能会咬人,小宠物也许在说话。神奇的咒语和魔药使得这个世界生机勃勃。同时,这又是一个真实的天地:有为准备巫师等级考试而焦头烂额的学生,有不苟言笑、不怒自威的教授,还有祝福和嫉妒相互纠缠的友谊。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停靠的列车,载着一群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学生,驶向既精彩纷呈又险象环生的旅程。
        “哈利•波特”系列是英国女作家J.K.罗琳创作的魔幻小说系列,《哈利•波特与死亡圣器》作为此系列的最后一部,记叙了主人公哈利和朋友被迫流亡在外,一起寻找并销毁魂器,最终与黑魔王伏地魔展开惊心动魄较量的故事。小说探讨了爱和拯救、忠诚和背叛、善恶共生等话题。在跌宕起伏的故事主线下,信任与背叛、恐惧与迟疑等情感波澜围绕着主人公和他的伙伴们展开,人物性格的多面化被着重刻画。语言方面,英式幽默贯穿全书,罗琳总不忘让读者在提心吊胆的时候还能莞尔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