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豆荚(jiá)里的五粒豆
        有一个豆荚,里面有五粒豌(wān)豆。豆荚和豌豆都是绿的,豌豆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。豆荚在生长,豌豆也在生长。豌豆按(àn)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,坐成一排。太阳在外边照着,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。这里既温暖,又舒适;白天明亮,夜间黑暗。豌豆坐在那儿越长越大,它们想,我们得做点儿事情啊。
       “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吗? ”它们中的一个问,“老这样坐下去,我恐怕会变得僵(jiāng)硬起来。我觉得外面似乎发生了一些事情——我有这种预(yù)感! ”
        许多天过去了。豆荚变黄了,这几粒豌豆也变黄了。“整个世界都变黄啦! ”它们说。
        忽然,它们觉得豆荚震动了一下。豆荚被摘下,跟许多别的丰满的豆荚在一起,溜到一个口袋里去了。
       “我们不久就要被打开了! ”豌豆们说。于是它们就等待这件事情的到来。
       “我倒想要知道,我们之中谁会走得最远! ”最小的一粒豆说,“是的,事情马上就要揭(jiē)晓了。”
         啪(pā)!豆荚裂开来了。那五粒豆子全都躺在一个孩子的手中。这个孩子紧紧地捏着它们,说可以当作玩具枪的子弹用。他马上把第一粒豆子装进去,把它射了出去。
      “现在我要飞向广阔的世界里去了!如果你能捉住我,就请你来吧! ”第一粒豌豆说完就飞走了。
       “我, ”第二粒说,“我将直接飞进太阳里去。这才像一-粒豌豆呢,而且与我的身份非常相称! ”于是,它也飞走了。
       “我们到了哪儿,,就在哪儿住下来, ”广阔接下来的两粒说,“不过,我们还得向前滚。”在没有被装进玩具枪之前,它们从小孩的手中滑落到地上,打起滚来。但这两粒豆最终还是被装进玩具枪里去了。它们说: “我们才会射得最远呢! ”
       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! ”最后的那一粒说。它被射到空中,落到顶楼窗子下面的一块旧板子上,正好钻进一个长满了青苔的裂缝里。青苔(tái)把它裹起来,它躺在那儿真可以说成了一个囚(qiú)犯。
       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! ”这粒豌豆说。
        在这个小小的顶楼里住着一个穷苦的女人。她有一个独生女儿,身体非常虚弱,躺在床上一整年了。小女孩安静地、耐心地整天在家里躺着,而她的母亲每天到外面去挣点儿生活费。
        春天的一个早晨,当母亲准备出去工作的时候,阳光温和地从那个小窗子射进来,一直射到地上。
        小女孩望着最低的那块窗玻璃说: “有个绿东西从窗玻璃旁边探出头来,它是什么呢? ”
        母亲向窗边走去,把窗户打开一半。“啊! ”她说,“我的天,原来是一粒小豌豆在这里生了根,还长出小叶子来了。它是怎么钻进这个隙缝里去的?你现在有一个小花园了! ”
        母亲把小女孩的床搬得更靠近窗子,好让她看到这粒正在生长着的豌豆。
       “妈妈,我觉得我好了一些! ”晚上,这个小女孩说,“太阳今天在我身上照得怪暖和的。这粒豌豆长得好极了,我也会好起来的。我能爬起来,走到温暖的太阳光中去。”
        虽然母亲不相信,但她还是仔细地用一根小棍子把这植物支起来,好使它不至于被风吹断,因为它使女儿对生命产生了愉快的想象。她从窗台上牵了一根绳子到窗框(kuàng)的上端去,使这棵豌豆苗可以顺着它向上生长。
        它的确在向上长——人们每天都可以看到它在生长。
       “真的,它现在要开花了! ”这个母亲慢慢开始相信,她的孩子会好起来。她记起最近这孩子讲话时,要比以前愉快得多,而且最近几天她也能自己爬起来,直直地坐在床上,用兴奋的眼光望着这一粒豌豆所形成的小花园。一星期以后,小女孩第一次能够坐一整个钟头。她快乐地坐在温暖的太阳光里。窗子打开了,她面前是一朵盛开的、粉红色的豌豆花。小姑娘低下头来,轻轻地吻了一下它柔嫩的叶子。这一天简直像一个节日。
        其余的几粒豌豆呢?曾经想飞到广大世界里去的那一粒,它落到了屋顶的水笕(jiǎn)里,被一只鸽子吃掉了。那两粒在地上打滚的豆子也没有走多远,也被鸽子吃掉了。它们还算有些实际的用途。那本来想飞进太阳里去的豌豆,却落到了水沟里,在脏水里躺了好几个星期,而且涨得大大的。
       “我胖得够美了!”这粒豌豆说,”我胖得要爆裂开来了。我想任何豌豆从来不曾、也永远不会达到这种地步的。我是五粒豌豆中最了不起的一粒。”
        此刻,顶楼窗子旁那个小女孩——她的脸上洋溢(yì)着健康的光彩,她的眼睛发着亮光——正注视着豌豆花,快乐地微笑着。

 

 

本节检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