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和鹅
        大家都说:牛的眼睛看人,觉得人比牛大,所以牛是怕人的;鹅的眼睛看人,觉得人比鹅小,所以鹅不怕人。
        我们都很相信这句话。
        所以我们看到牛,一点儿不害怕,敢用手拍它的背,摸它的肚子,甚至敢用树枝去触它的屁股呢!可是牛像是无所谓(wèi)似的,只是眨眨眼,把尾巴甩几甩。有的孩子还敢扳(bān)牛角,叫它跪下来,然后骑到牛背上去。我那时虽然不敢这样,可是用拳(quán)头捶(chuí)捶牛背还是敢的。
        我们看到鹅,那就完全两样了:总是远远地站在安全的地方,才敢看它。要是在路上碰到鹅,就得绕个大圈子才敢走过去。
        有一次,我们放学回家,走过池塘边,看见有四只大白鹅在靠近岸边的水里游。我们马上都不说话了,贴着墙壁,悄悄地走过去。我的心里很害怕,怕它们看见了会追过来。这时,有一个顽皮的孩子故意要引它们来,就吁(yū)哩哩哩地叫了一声。鹅听见了,就竖起头来,侧着眼睛看了看,竟爬到岸上,一摇一摆地、神气地朝我们走过来;还伸长脖子,吭(kēng)吭地叫着,扑打着大翅膀,好像在它们眼里根本没有我们这些人似的。
        孩子们惊呼起来,急急逃跑,鹅追得更快了。我吓得脚也软了,更跑不快。这时,带头的那只老雄鹅就啪嗒(dā)啪嗒地跑了过来,吭吭,它赶上了我,吭吭,它张开嘴,一口就咬住了我当胸的衣襟(jīn),拉住我不放。在忙乱中,我的书包掉了,鞋子也弄脱了。我想,它一定要把我咬死了。我就又哭又叫,可是叫些什么,当时自己也不知道,大概是这样叫吧:“”鹅要吃我了!鹅要咬死我了! ”
        也许是我的哭叫更惹怒了这只老雄鹅。它用全身的力量来拖我,啄(zhuÓ)我,扇动翅膀来扑打我。我几乎被它拖倒了——因为当时我还很小,只不过跟它一样高呢!其他几只鹅在后面吭吭大叫着助威。
        就在这时候,池塘里划来了一只小船,捉鱼的金奎(kuí)叔从船里跳上岸,飞快地走了过来(这些,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,当时是完全昏乱了)。金奎叔是个结实的汉子,他的胳膊(bÓ)比我的腿还粗。他一把握住了鹅的长脖子。鹅用脚爪划他,用嘴啄他。可是金奎叔的力气是那么大,他轻轻地把鹅提了起来,然后就像摔一个酒瓶(píng)似的,呼的一下,把这只老公鹅摔到了半空中。它张开翅膀,啪啪啪地落到了池塘中。这一下,其余三只鹅也怕了,纷纷张开翅膀,跳进池塘里,向远处游去。
        这一摔是那么痛快,远处的孩子们全笑了起来,我也挂着泪笑了。一切的恐怖(bù),全消失了。因为在金奎叔的手里,鹅是那么弱,那么可笑,它,不过跟一个酒瓶子一样罢了!
        金奎叔帮我穿上鞋,拾起书包,用大手摸摸我的头,说:“鹅有什么可怕的!看把你吓成这样。”
        我说:“因为鹅把我们看得比它小哇!”
        金奎叔说:“让它这样看好了!可是,它要是凭(píng)这点来欺(qī)负人,那咱们可不答应,就得掐(qiā)住它的脖子,把它摔到池塘里去。记着,霖(lín)哥儿,下次可别怕它们。”
        我记住金奎叔的话,从此不再怕鹅了。有什么可怕的!它虽然把我们看得比它小,可我们实在比它强啊!怕它干吗?果然,我不怕它,它也不敢咬我,碰到了,只是吭吭叫几声,扇几扇翅膀,就摇摇摆摆走开了。
        看到牛,我也不再无缘无故欺负它了,我觉得它虽然把我们看得比它大,可我们平白地去欺负它干吗?
        直到现在,我还记着金奎叔的话。

 

 

本节练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