枣核
        默读课文,用自己的话复述这个故事。如果有兴趣,试着续编这个故事。
        早年间,在山脚下的一个村庄里有一户人家。家里只有夫妻(qī)两个人,他们成天盼着要个小孩,常常叹着气说“咱哪怕有个枣核那么大的孩子也好哇!”没想到说了这个话不久,果然生了一个枣核那么大的孩子。夫妻俩欢喜得很,给孩子起了个名叫“枣核”。
        一年又一年,枣核一点儿也不见长。爹(diē)说:“枣核呀,白叫我欢喜了一场,养活你这样的孩子能做什么!”娘说:“枣核呀,你一点儿不见长,我真为你愁得慌!”枣核说:“爹、娘,你们不用愁,别看我人小,一样能做事情。”
        枣核很勤(qín)快,天天干活,学了很多的本领。他能扶犁(lí),能赶驴,柴比别人打得多,因为别人上不去的地方他也能上去,他一蹦就能蹦到屋脊那么高。邻居们都夸枣核,枣核的爹娘非常高兴。
        枣核不光勤快,也很聪明。有一年大旱(hàn),庄稼没收成,县衙(yá)门还派衙役(yì)向庄稼人要官粮。庄稼人纳不上粮,衙役就把牛、驴都牵走了。
        牵走了牛、驴,大伙儿愁得很。枣核说:“大家都不用愁,我有办法!”有的人不相信,说:“我才不信咧(lie),你别小人说大话啦!”枣核也不争辩(biàn), 只是说:不信, 你们就等着看。”
        到了晚上,枣核跑到县衙门拴(shuān)牛、驴的院子外面,一蹦蹦进院子里。等衙役们睡着了,枣核解开缰(jiāng)绳,又一蹦蹦到驴耳朵里,“哦喝!哦喝!”大声吆(yāo)喝着赶驴。衙役们从梦里跳了起来,惊慌地喊着:“有人进来牵驴啦!有人进来牵驴啦!”他们拿着大刀长枪到处搜(sōu)人。
        闹腾了一阵,衙役们什么也没搜着,刚刚躺下,又听到了吆喝声:“哦喝!哦喝!”于是衙役们又都跳了起来,还是没搜到人。可刚躺下,又听到吆喝声。折(zhé)腾了大半夜,衙役们困(kùn)得很,有一个衙役头了说:“不用管它,不知是个什么东西在作怪,咱们睡咱们的觉吧。”这时候枣核从驴耳朵里跳了出来,把门打开,赶着牲(shēng)口回到了村子。
        牲口没了,官府(fǔ)岂(qǐ)能善罢(bà)甘休。天一亮,县官就带着衙役去捉人。枣核蹦出来说:“牲口是我牵的,你们要怎么样?”
        县官叫着说:“快给我绑(bǎng)起来!快给我绑起来!”
        衙役们拿出铁链(liàn)来绑枣核,噗(pū)的一声,枣核从铁链缝里蹦了出来,站在那里哈哈大笑。衙役们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,县官说:“把他塞(sāi)进钱褡(dā)里,背到大堂去!”
        县官坐了大堂, 把惊堂木一拍, 说:“给我打!”
        衙役们打这面,枣核蹦到那面去,打那面,枣核蹦到这面来,怎么也打不着。县官鼻子都气歪了,脸涨(zhàng)得通红,嚷道:“多加几个人,多拿几条棍,给我狠狠地打!”
        枣核这次不往别处蹦,一蹦蹦到了县官的胡子上,抓着胡子荡秋千。县官直喊:“快打!快打!”衙役一棍子打下去,没打着枣核,却打着县官的下巴骨啦,把县官的牙都打了下来。满堂的人慌了起来,跑上前去照顾县官,枣核大摇大摆地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