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的小狗
        我得好好写写我们家的小狗,它叫“王子”,是我们村里长得最花、毛色最漂亮的一只狗。它跑得特别快,我总也追不上它。不过“王子”很乖(guāi),它总是在前面等着我。
        我教过“王子”认字,可是它连一个字母也没学会,不过它倒挺爱上课的。我教它念“狗”的时候,它叫得最欢。它准是在想,这是在说它自己呀!“王子”还会数数,不过总共才会数到二。
        它喜欢哼(hēng)哼叫和汪汪叫。
       “你要干什么?”“王子”在我面前哼哼时,我问它。
        它汪地叫一声,晃一晃脑袋,表示想要出去。
       “现在还想干什么?”当我们走出院子时,我接着问它。
       “王子”又汪地叫一声,朝铁路那边跑去。
       “你该一次说完哪!”我一边埋(mán)怨(yuàn),一边跟在它后面跑。我知道“王子”想去那儿干什么,它喜欢同火车赛跑。每次都是它输(shū),可它从不在乎。每当有火车开过来,“王子”都以为能跑赢(yíng)它。等到跑不动了,它便冲(chòng)着远去的火车汪汪叫上几声,不知是允(yǔn)许火车开走呢,还是骂(mà)了火车一顿(dùn)。

 

我爱故乡的杨梅
        我的故乡在江南,我爱故乡的杨梅。
        细雨如丝,一棵棵杨梅树贪婪lán地吮shǔn吸着春天的甘露。它们伸展着四季常绿的枝条,一片片狭xiá长的叶子在雨雾中欢笑着。
        端午节过后,杨梅树上挂满了杨梅。
        杨梅圆圆的,和桂圆一样大小,遍身生着小刺。等杨梅渐渐长熟,刺也渐渐软了,平了。摘一个放进嘴里,舌尖触到杨梅那平滑的刺,是那样细腻而柔软。
        杨梅先是淡红的,随后变成深红,最后几乎变成黑的了。你轻轻咬开它,就可以看见那新鲜红嫩的果肉,嘴唇(chún)上舌头上同时染rǎn满了鲜红的汁水。
        没有熟透的杨梅又酸又甜,熟透了就甜津津的,叫人越吃越爱吃。我小时候,有一次杨梅吃得太多,感觉牙齿又酸又软,连豆腐也咬不动了。我这才知道,杨梅虽然熟透了,酸味还是有的,因为它太甜,吃起来就不觉得酸了。吃多了杨梅再吃别的东西,才感觉到牙齿已经酸倒了。